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山资讯网

——福建东山岛乡土百科网站、文史资料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蒋维锬:施琅三次征台两次从铜山出师-《福建史志》  

2016-01-04 20:38:43|  分类: 【东山史话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蒋维锬:施琅征台出师地点与“师泉”井址考-《福建史志》 - 东山资讯网 - 东山资讯网
 
施琅征台出师地点与“师泉”井址考
  
莆田市地方志学会 蒋维锬

(来源:《福建史志》1992

   福建莆田县平海镇在明清时为平海卫城。城内天后宫前一口古井,有清靖海侯施琅手书“师泉”的竖碣立于井旁。这就是康熙二十一年冬施琅率师驻平海候风,时天大旱,赖此井泉以济师的“师泉”井。天后宫内尚存施琅所撰立的《师泉井记》勒石和乾隆十五年闽浙总督喀尔吉美撰立的《平海天后庙重修碑记》。这些历史文物都是研究清政府统一台湾和保卫海疆的重要资料。
  由于施琅最后一次出师地点是在铜山县(今东山县),铜山有一个地方叫平海澳(今名宫前村),该地也有一座天后宫,一口古井。还有一块康熙二十四年所立的古木匾,故有人认为施琅《师泉井记》中所称的。“平海”是指铜山平海澳。因此,真正的“师泉”井究在何地;需要给予辨明。为了弄清历史真相,辨别文物的真正价值,本文拟对施琅征台出师地点与“师泉”井的关系问题作考证。
  据《靖海纪事》所收施琅奏疏及清康熙时的其他资料记载,施琅自康熙三年挂靖海将军印后,先后三次出师征台。第一次是康熙四年四月,由铜山出洋,但“未至澎湖沟,飓风大作,各船飘散,不能相顾,皆引还”。①第三次是康熙二十二年“六月十四日辰时由铜山开驾进发”,二十二日即攻克澎湖②。以上二次均从铜山出师,是没有争议的。现在有争议的是:施琅第二次出师的地点是平海,这个平海是在今莆田县的平海镇还是在东山县的平海澳
  为了辨明是非,这里先说一说,施琅征台,一、三两次均在铜山启航,为什么第二次却移到平海呢?康熙二十一年七月十四日,施琅在《决计清剿疏》③中对此有所说明。原来,施琅“于五月初五日会同督臣姚启圣统率舟师开驾至铜山,以侯夏至后南风成信,联艅进发”。可是施、姚对侯信乘风的意见却不一致,施主张“乘南风进剿”,姚却认为“南风不如北风”,二人争论十余天不能决。“至十六日”,清廷派宁海将军哈拉达和礼部右侍郎吴努春到铜山督师,哈、吴皆支持姚的意见,并“以督、提同心合意为辞”,使施“不便违抗”,只得违心地“姑听督臣主疏展期”。哈拉达等回朝复命时,不但没有把姚、施的争议如实上奏,反而疏称“总督、提督(皆)称南风不如北风”。七月初九日,施琅看到兵部密札,“深为骇异”,乃上疏辨明。但辩解归辩解,最后还得按原来方案率师北上,准备利用北风进攻澎湖。
  对于这次舟师北上的经过,施琅在《舟师北上疏》④中曾有奏述:“缘五月间会疏展期之后,臣朝夕训练,整周备,即于九月初一日,统率臣标五营兵船只,就厦门开驾,至泉州真涂(按即今惠安县崇武附近),寄泊操演”。之后,舟师继续北上,“于十一月初三抵兴化平海卫澳”。四镇总兵及各协营船兵亦“于十一月中旬后,具已陆续到齐矣”。“拟在平海开洋,船只乃坐子向午(按即坐北朝南),顺风坐浪,直抵澎湖,占据上风之流,为制胜之要着也”。当时天已大旱七个月,河水枯竭,军中饮用淡水成为军需的紧要问题。施琅派人调查水源,于附近发现一古井址。“澳离湄洲水道二十里许,有天妃庙,……庙左有一井,距海数武,口止丈余,芜秽不治”。施琅“遣人淘浚,泉忽大涌。自二十一年十一月至次年之三月,昼夜刚汲不渴,供四万兵裕如也。”施琅感井泉之济师,“乃立石井旁,额之曰:‘师泉’,以志万古不朽”,⑤这便是“师泉”井的来历。施琅从平海开洋时,曾两次半途而返。第一次是“十二月二十三日出洋,忽沿东风,乃止”。第二次是同月“二十七日开驾,至青水墘,风轻,又转东南顶头,再收平海”。⑥平海开洋不成后,施琅于翌年三四月间率师南返铜山。
  从以上历史记载中可以明确地证实:施琅第二次出师地点是在泉州惠安以北的“兴化平海卫澳”(明清时的平海卫与铜山卫是同级建制),它位于澎湖岛的西北方向。《舟师北上疏》所述的:“船只乃坐子向午”,“占据上风上流”,“澳离湄洲水道二十里许”等各点均与莆田平海镇的地理环境相符合,与东山平海澳的环境则明显不相符。
  那么东山平海澳(宫前村)天后庙的一块木匾又是怎么回事呢?为辨明真相,先看匾文内容:“太子少保、光禄大夫、内大臣、靖海将军、靖海侯、世袭网替兼福建水师提督施琅,前奉旨征剿台湾,师次平海澳,有天后庙之左有一井,往常雨顺,水已不能资百口;遣人淘浚,泉忽大涌,足供四万余众,及澎湖鏖战之日,平海之人俱见庙中神像衣袍透湿,知为助战致然,乃以神明显助破逆,请乞皇恩崇加敕封事具题。奉旨差礼部郎中雅虎等致祭曰:(祭文略)康熙二十四年岁次乙丑孟冬谷旦立。”此文疑点甚多,一、文体不正,既不像碑文,又不象题记。二、人称不明确,似以第一人称行文,实第三人称记述。三、天后庙之说,超趣了历史时间。可见此匾文绝非施琅所撰立。它极可能是,后人据《天后显圣录》、《敕封天后志》等书所收录的施琅《为神灵显助破逆请乞皇恩崇加敕封事疏》和有关“历代褒封”的记载修改缩写,伪托施琅之名以立匾的。再据有关历史文献分析:康熙二十三年施琅为神请封的奏疏;奉旨发礼部议奏时,礼部所议之文曰:“遣官献香帛,读文致祭。祭文由翰林院撰拟,香帛由太常寺备办,臣部派出司官一员前往致祭。”之后,“康熙二十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奉旨依议,钦差礼部郎中雅虎等赍香帛到湄洲庙致祭”。⑦可见雅虎是奉旨到湄洲祖庙致祭而不是到铜山致祭的。另外,在礼部议奏和康熙御批中都未提及给“天妃”晋封为“天后”之事。直至雍正四年福建水师提督蓝理题请御赐“神明海表”匾时尚称“天妃”,⑧而不称“天后”。雍正四年以后,《天妃显圣录》被改为《天后显圣录》,才在“本朝褒封”一节中出现“康熙二十三年特封天后”一句。五十多年之后,乾隆时改编的《敕封天后志》乃仍用天后之称,直至以后。总之,在康熙二十四年是不可能有“天后庙”这一名称的。
  综上所述可证,施琅第二次征台出师地点是今莆田县的平海镇,“师泉”井的文物真迹,是该镇天后宫前那口古井无疑。

  注:
  ①阮旻锡《海上见闻录》,福建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52页。
  ②施琅《靖海纪事·飞报大捷疏》,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,80~82页。
  ③《靖海纪事》62~67页。
  ④《靖海纪事》68~71页。
  ⑤⑦施琅《为神灵显助破逆请乞皇恩崇加敕建事疏》。福建人民出版社《妈祖文献资料》190-191页。
  ⑥施琅《靖海纪事·海逆形势疏》71页。
  ⑧《妈祖文献资料》219~220页。

(责任编辑 高兰)



【论坛】

【链接】

===================
===================
东山籍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名录 - 东山资讯网 - 东山资讯网
以下内容无关本文,系网易博客自动推送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