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山资讯网

——福建东山岛乡土百科网站、文史资料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福建东山岛冬古沉船遗物研究--中国百家企业文化网  

2012-08-16 15:45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福建东山岛冬古沉船遗物研究--中国百家企业文化网 - 东山资讯 - 东山资讯网

 

东山岛位于福建东南沿海,近年来探明其海域有历代沉船遗址多处,冬古沉船遗址便是其中之一。2000年1月23日,东山县文物工作者在县东南面冬古村浅海处发现一处古沉船遗址。经国家文物局批准,2004年夏季由中国国家博物馆组织对沉船遗址进行了水下考古发掘,但尚未完成,下一步的发掘正在申请计划之中。前期调查和考古发掘所获取的沉船遗物,主要有船构件、兵器和其它物品三大类,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,其中一些过去不曾发现过的遗物,更是值得研究。本文通过对沉船遗物的分析研究,力求对沉船、沉船性质及其文化内涵有所了解,并以此请教于专家。

 

一、船体及其构件
冬古湾沉船遗址的地理位置:东经117°27ˊ、北纬23°39ˊ,即东山岛冬古码头西堤东侧水深4米左右的海底。遗址分A区和B区,相距30米。遗址表面为不规则花岗岩石块所覆盖,石块均在5—10公斤之间(疑为作战用的石弹),石块上散落着铁炮、弹丸、瓷器、凝结物等。水下考古发掘时,以不锈钢管在遗址上搭建128个2×2米的探方架,由水下考古队员用抽沙管从探方中抽沙发掘。船体基本散架,船底及大部分构件尚在,分布于海床第二层的白沙层中。船底主要保存于B区,船底板为松木,排列整齐紧密,长度不明,宽30㎝、厚6㎝,其上均铺一层较大且规整的石块,可能是压舱石。局部出现双层木板叠压,中间隔有方木,当是船甲板塌陷使然。龙骨依稀可辨,截面呈“凸”字形。船底板紧嵌于龙骨凸出部两侧,板面分布着4×3㎝的方钉孔。船底及四周分布着丰富的沉船遗物。发掘中有部分船壳板、甲板、船楼构件等上浮,其中包含一截龙骨。它们曾被捞出水面,摄影、测量后又埋回海底。
由于非围堰发掘,在潮汐的作用下,泥沙回填迅速,水下抽沙十分困难,能见度又差,对船体及其构件的分布情况还不十分清晰。故本文的研究对象仅限于已经出水的沉船遗物。
1、尾龙骨
尾龙骨为杜松(一种松木)制作,质地坚韧,长326㎝、宽22㎝、高26㎝。龙骨作“虾姑心”(东山地方叫法),即断面呈“凸”字形,凸出部分高4㎝、宽11㎝,两户向内向下倾斜,底呈弧形,以下弦测量弦高5㎝。龙骨一端略上翘,龙骨底向龙骨面斜出并作弧形。另一端为搭接口,接口开于龙骨下方,近似锐角三角形,长74㎝。搭接处面上有方槽与方孔。
《钦定福建省外海战船则例》卷一载:“第一则赶缯船,……船底松木龙骨一道,计三节:船头一节,长一丈五尺,船中一节,连交接匙头长三丈一尺,船尾一节,长一丈。均宽一尺,厚八寸。”出水龙骨尺寸与“船尾一节,长一丈”的记载基本相符,故该节龙骨很可能就是尾龙骨,且可能是明末清初东山岛常用于海战的赶缯船的尾龙骨。所载三节龙骨总长为五丈六尺,按明代工部尺相当于0.311米计算,约17.4米。在东山岛民间传统造船法中,通常船的龙骨长为船宽的3.5倍左右,船深为船宽的一半。船头“龙须”与船尾的“八字”每抬升1尺,均分别向前向后倾斜2—3寸。据此推测该沉船宽约5米,长度超过20米。
2、带缆桩
带缆桩共2件,均为圆柱形,铸铁而成。其中一件断裂于底座衔接处,上下端呈喇叭状,端径13㎝、腰径lO㎝、通高48cm。桩体铸4道箍,自下至上,每间隔9cm铸一道,箍宽4cm,截面呈弧形,最厚1.5cm。桩体中部残存三圈棕绳,棕绳直径1.5cm。另一件上下端残缺,残长40㎝、直径lOcm。桩体铸箍已剥落。其造型及尺寸似与前一件同。桩上也残存三圈直径约lcm的棕绳。根据这两件带缆桩的大小及桩身所缠棕绳的粗细分析,估计应是船侧带缆桩。与当代东山岛总长为30米左右的拖网渔船侧带缆桩比较,当代所用的均为木质,安装高度50cm左右,直径约8cm。
3、船板
船板大面积埋于白沙层,发掘时一些船板自动上浮,大部分可能是甲板,长100—200㎝、宽20—25㎝、厚3—4㎝;少数长度不等、宽25—30㎝、厚5—6㎝,估计为船壳板,另有一些大大小小又无明显特征,无法辨认。

 

二、兵器
沉船上的兵器主要有铁炮、铜铳、地雷、手雷、火药等。其中铁质地雷与手雷还是首次发现。
1、地雷与手雷
地雷与手雷,铸铁制,水滴状,大小不一,无统一规格。标本经中国历史博物馆做DX-95X荧光能谱仪检测显示:成分含三氧化二铝、二氧化硅、五氧化二磷、三氧化硫、氧化氯、氯化钾、氧化钙、三氧化二铁;雷内含物中有大量铁锈,含硫、磷、钾等火药成分。从破损标本的剖面,便可直接观察到铸铁外壳厚度5—10cm,内装填黑色火药,药中埋1—3颗弹丸。
地雷状如密柚,圆腹带颈,腹径16cm,颈长5cm以上,一孔通内,孔径0.8cm,填药作为导火管,雷体高20cm,重8斤左右。雷内除装黑色火药外,还埋有三颗直径8cm、重1斤的弹丸。手雷呈滴水状,形似鸭梨,椭圆腹,长颈,无统一规格。大的手雷长35cm,重5斤,内装黑色火药及三颗直径为2cm的弹丸。小的手雷长只12cm,重半斤,内含一颗直径为2cm的弹丸。手雷的颈比地雷的颈长得多,最长可达15cm,既是导火孔,又是投掷的手柄。
地雷与手雷构造简单,制造方便。其雷壳为翻砂铸造而成。先用细砂做砂芯,内含铁核,将砂芯置砂模中,再浇铸成雷壳。之后从颈口(导火孔)倒出砂芯的细砂,再填进火药即成。
明代以来火器大量生产并装备部队,使它与冷兵器的比例发生根本性变化,火器逐渐成为主要作战兵器。爆炸性火器有爆炸弹、地雷、水雷等等,一般用于投掷或事先埋设,配合枪炮一起发挥杀伤敌人和摧毁城垒的作用。但是,据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显示:直到明末清初,爆炸性火器的外壳,多为石制和陶制,如石炮、蒺藜陶弹、罐状陶弹等。这种铁制地雷与手雷的爆炸力和杀伤力,显然超过石、陶制火器。史载,郑成功曾大量制造地雷与手雷,并广泛应用于战争,尤其在其攻坚战与海战中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据《台湾外志》载,永历11年(顺治14年,1657年)郑成功在广东攻打鸥汀寨时,黄廷“令造木牌遮身,以铁锹掘寨脚,堆积火药地雷,火发,寨崩十余丈。”[1]《先王实录》对此次战斗使用铁壳地雷摧毁寨城的情况记载尤详:“一面用枋作人字牌遮身,人藏牌内,用铁锥掘透后,用地雷滚进,登时城即崩裂。”[2]滚进的地雷就是这种状如密柚的铁壳地雷,其威力之大可以想见。
至于手雷,史料不见记载,但并不意味着不存在,可能是叫法不同而已。据笔者考证,这种手雷当时称“火炮”。大约在唐末,火药开始被用于军事。最初的火器便是火箭,就是把火药缚于箭头近处,用引线点燃后射出。以后,人们又在石炮的基础上创造了火炮。那时的火炮是用抛石机发射出去的火毬、蒺藜火毬、霹雳炮、火炮等燃烧性和爆炸性火器。明代,火器发展到了高峰,种类繁多,威力巨大,而且出现了世界兵器史上最早的水雷、鱼雷和两级火箭等。据相关记载,凡投掷爆炸类的火器,均称火炮。如石炮、火炮、霹雳炮、水底龙王炮等等。在郑成功史料中,出现过“火炮”的记载,并常与火罐或火箭一类爆炸或燃烧性火器并列。如:“我用火箭、火炮、神器齐发。”[3]又如:“但火药、火箭、火罐、火炮及弓箭等项,须发齐备足用。”[4]可见,自宋代至郑成功时期,投掷爆炸性的火器一般统称“火炮”,这跟现代人“火炮”的概念有很大的差别。在郑成功史料中,枪炮类兵器不叫火炮,而叫灵烦、大烦、大炮、大铳、神机铳器等。因而郑成功军火中的所谓“火炮”,就是这种手雷。
2、铁炮
沉船遗址出水铁炮6门。炮身总长150cm、口径8cm、口沿直径16cm、尾部直径23cm,中部伸出一对长5 cm、直径7cm的圆柱形耳。炮体铸4道环箍,每道环箍均由一粗二细线条组成,清晰规整,均不见铭文。铁炮材质好,结构科学合理,前细后粗,轻便灵活,容易移动,很适合作为舰炮,用于海战。根据炮的特点及其长细比(炮身长度与口径的比),可认为是吸取荷兰先进技术仿制的红夷炮。
16世纪初,随着西方海上交通的扩展,先进的枪炮开始传入中国,对中国兵器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明嘉靖间传入佛郎机铳,万历间又从荷兰传入红夷炮。《明史?兵志》载:“大西洋船至,复得巨炮,曰红夷。长二丈余,重者至三千斤,能洞裂石城,震数十里。”[5]此时西方大炮的设计制造已建立在比较科学的基础上,长短大小、厚薄尺寸“只以铳口空径为则”,[6]总结出科学的长细比。即以炮口径为基数,按长细比推算炮长及各部分尺寸。“红夷炮,正是这样一种经过科学设计制造出来的重型火炮。其外形呈前细后粗状,炮身长度约是口径的20倍,药室火孔处的壁厚约等于口径,炮口处的壁厚约等于口径的一半。”[7]
3、铜铳
沉船遗址已出露的铜铳7杆,铜铸,造型简约,全长76cm、口径2.5cm,口沿加厚,直径6cm,距口4cm处加箍。尾銎内径4.4cm、外径6.7cm,总重12公斤。铳身中部铸一对圆柱耳,长2.5cm、直径2.5cm,距尾銎15.2cm处铸成鼓状药室,直径8cm,正中穿一引信孔。鼓状药室前后加箍。尾銎筒状,深12.5cm,可根据需要装上或长或短的木柄,出水时銎内尚有木柄残存。铜铳不见铭文,但比较福建连江县出水的“国姓府”铭文的铜铳,[8]无论是造型、各部尺寸与重量,均非常相似,如出一辙。
经中国历史博物馆DX-95X荧光能谱仪检测,铜铳成分含铁0.11%、铜85.49%、铅2.23%、锡12.17%。锡含量较高,可提高青铜的耐磨性。铜铳还是从铳口装填火药及弹丸的前装滑膛、火绳引发的铳器。这种铜铳在该沉船发现之前,东山岛就已有发现,其造型、尺寸与重量与此完全一样。在郑成功活动过的沿海地区也偶有发现,可见,郑成功军队使用这种铜铳已很普遍。它比大炮轻便灵活,威力又大于鸟铳之类的火药枪,海陆战兼宜,尤宜于近战。据相关史料记载,当时这种铳器又称铜百子铳[9]或铜百子。[10]所谓“百子”,不是指每次发射一百颗弹丸,而是每杆铜铳通常配备一百颗弹丸。
4、弹丸与火药
遗址出露弹丸数量最多,大部分已凝结成团。因数百年海水浸蚀,铁弹丸经氧化,化学成份流失,出水时呈黑泥状,松软易碎,晾干后方恢复铁状,但不及时作脱盐处理,很快会因内部盐分结晶膨胀而粉碎性开裂。大部分铁弹丸的化学成分已变为三氧化二铁,只有铅弹丸保存完整,基本不必作脱盐处理,这与铅的稳定性有关。铁弹丸可分为大中小三种:大者直径8cm,重0.5kg;中者直径4cm,重0.25kg;小者直径1.5cm,重8g。铅弹丸直径1.2cm,重9g,中部有一圈凸起的铸痕,明显为一对半圆模合铸而成。铁弹丸相当部分被装填于手雷、地雷内,以扩大杀伤范围,而铅弹似主要做为铜铳与鸟铳的子弹。火药均为黑色火药,出水时呈糊状,晒干之后可燃烧,但燃烧较慢。

 

三、其它物品
出水文物中要算瓷器最为丰富,有碗、盘、罐、瓶、碟、壶等,有景德镇窑和漳州窑的青花,也有德化窑的乳白釉,年代均在明末清初。因其数量过大,恕不赘述。
1、铜钱
清理遗址出露的凝结物时发现永历通宝铜钱三枚。铜色微红,光背,外廓较宽,直径2.8cm、穿径0.6cm,篆书版,属折二永历通宝。它为判断沉船年代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。
2、铜铠甲及其它
铜铠甲出自遗址的B区,周边散落着砚台、铜烟斗、锡盒、紫砂壶茶壶和木质剑柄等。发现时铜铠甲排列整齐,几近原始埋藏状态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船某将官的戎马生涯与文化品位。铜铠甲片长6cm、宽4cm、厚0.1cm,色微红,每一片似三个莲瓣连接,上端有两个连缀用的小孔,计500多片。
3、紫砂壶茶壶
为红褐色梨皮紫砂壶,产于江苏宜兴,传世品不多,通高7cm,质地坚致,工艺精湛,保存完好,其底铭文:“状元及第”,据称为明末清初宜兴名壶之一。
4、锡灯
锡灯呈扁圆形,带咀,体高2.5cm、直径7.2cm、咀长2.8cm、直径0.8cm。形状如圆紫砂茶壶,但较矮,密封状态,燃油从咀口注入,再插入灯芯则可使用。咀根部有一小孔,可以针挑灯芯,又有透气作用。灯身粘三小耳,可系绳线,悬挂于船上,不怕摇晃颠簸。锡灯采用手工锻造,结构简单,设计巧妙,工艺精细。
5、印泥
印泥一盒,发现于遗址A区的白沙层。瓷盒为正立方体白色瓷盒,高5㎝,盖缺。盒内所盛鲜红印泥,鲜亮如初,仍可使用。
6、其它
遗址出露物尚有火药、金属器残件、帆布与草席残片等等。

 

四、沉船性质及文化内涵
据遗址已出露的文物分析,沉船可能为古代战船。它出露的文物以兵器与弹药为主,其数量之多,非战船莫属。古代渔船不可能有这么多兵器,遗址又没有任何渔具出露。古代商船虽也配备一些铳炮以防海盗,但其数量十分有限。从出露的瓷器看,它们不象品种简单、数量大的成桩货物,它们品种多而数量少,又有使用痕迹,应为船上日常用品。再则,商船一般少用石头压舱,而是直接以货物压舱。
判断沉船年代,除大量瓷器可供参考外,折二“永历通宝”是重要的断代物证。南明时期,郑成功占踞厦门、金门、铜山(今东山)、南澳四岛,作为抗清复明的基地。东山岛一直是其相对稳定的修造战船、操练水师、筹措军饷的重要基地。郑成功病故后,其子郑经还控制着东山岛一段时间。可以说,南明时期郑经败退台湾之前,在东山岛纵横驰骋的,除握有制海权的强大郑氏舟师外,别无他师。因此,该沉船很可能属于郑成功或郑经的战船。这一点还可以从郑氏集团在东山活动的大量史实得到印证。东山岛在台湾海峡西岸,介于厦门与南澳之间,我国东海与南海在此交汇,战略地位十分显要,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。郑成功之父郑芝龙早就看准此战略要地,于天启七年(1627年)武装占据东山岛。[11]
顺治五年(永历二年,1648年)五月,郑成功即“自领大队舟师至铜山,候永历旨,以便会合恢复。”[12]同年八月,“郑成功在铜山,整顿船只,训练士卒候广西永历信到。忽接叶、陈、邱、林告急请援文,即整大队舟师回救,奈北风盛发,难以驾驶,五日方抵金门。侦报同安已破,诸将战死,叶、陈不屈被杀,全城屠戮。功痛哭遥祭,情动三军,遂移师镇海、铜山。漳浦守将王起俸谋降,事泄,弃家从旧镇人铜山;成功受降,加俸总练使,同柯宸枢联络铜山等处,募兵筹饷。”[13]
顺治七年(永历四年,1650年)四月,郑成功“以忠匡伯张进管铜山地方事。时虏犯铜山,忠匡伯樱城固守。后忠勇侯陈豹率兵来援,虏惊遁,得保无虞。”[14]
顺治八年(永历五年,1651年)郑成功部将忠振伯洪旭、忠匡伯张进等43人捐资重建水寨大山云山石室”。[15]至今,曾作为郑成功屯兵处的水寨大山云山石室内(位于东山县铜陵镇中部),尚保存一方载有洪旭、张进等43位捐资者名字的重要石碑《仙峤记言》。
顺治十一年(永历八年,1654年)十月,郑成功委派“忠振伯洪旭先到铜山拨船配兵议粮,遣户科杨英听同忠振伯照议”。[16]
顺治十三年(永历十年,1656年)六月,郑成功“以黄元、华栋守铜山”。[17]“九月初六日,马得功领兵至八尺门,排渡攻铜山。张进侦知,遣黄元、郭华栋统众来敌。得功屡挥军欲渡,悉被华栋等踞险攻击,死伤甚众。得功见其有备,遂抽师回。郭华栋报捷于成功。”[18]
顺治十四年(永历十一年,1657年)郑成功令“前后提督等扎铜山、漳浦、诏安等地方。”[19]
顺治十五年(永历十二年,1658年)正月,郑成功“令户都事杨英由铜山巡下,与各提督统镇议,就官兵积贮三个月外,有余者尽发粜载来,预给守汛官兵。”[20]
顺治十七年(永历十四年,1660年)郑成功“檄铜山忠匡伯张进,出烦船于宫仔前游飏,以作南澳援师;谨守八尺门炮台,以备陆路渡江。”[21]
顺治十八年(永历十五年,1661年)“六月十六日,铜山守将蔡禄、郭义抢掠居民,胁忠匡伯张进投诚。进诈许,置酒请会,欲发火药与之俱焚。蔡、郭知之,不赴,进遂放火自焚。清兵入铜山城,兵官洪旭会忠勇侯陈豹统水师复之,蔡、郭同清兵退走。报至,赐姓拔总监营翁天佑镇守,而厚恤张进之家。”[22]
康熙元年(永历十六年,1662年)三月,郑成功“令周全斌调铜山、思明州兵攻南澳,欲擒陈豹。”[23]本年五月初八,郑成功病逝台湾,长子郑经即位。
康熙二年(永历十七年,1663年)正月,郑经驻厦门。“时洪旭守思明,郑泰守金门,黄廷守铜山。[24]十一月,郑经舟师与清廷联合荷兰的水师,会战于金厦海域。清军损失惨重,但郑经战船也受到荷兰夹板船重创。“黄廷议欲再守数日,周全斌以为船多被夷炮烦损坏,不如退守铜山,遂弃两岛而去”。[25]
康熙三年(永历十八年,1664年)3月,“郑经以铜山难守,率部退据台湾,留黄廷在铜山断后。”[26]不久,黄廷叛变降清。清廷即于6月开始对铜山实行迁界政策。此后十年间,东山人民因清政府实行迁界政策,被迫离乡背井,家园破碎。但是,退据台湾的郑经仍然经常派兵到东山,始终没有中断与东山的联系。
康熙十三年(永历二十八年,1674年)三月,郑经又趁“三藩之乱”,重回厦门,东山遂又成为他的重要基地。郑经先后遣其部将陈骏音、刘国轩、朱天贵屯兵东山。直到康熙十九年(永历三十四年,1680年)二月二十六日,郑经才最后退据台湾。三月,东山守将朱天贵叛变降清;五月姚启圣到东山,安抚百姓。[27]从此,东山岛正式被清廷控制。
从顺治五年至康熙十九年,32年间郑成功及郑经在东山频繁活动,留下丰富的遗迹。如:郑成功屯兵处——水寨大山、万军井、张进墓、《仙峤记言》碑等等,与相关史籍的记载相吻合,说明那一时期,活动于东山岛的舟师,只能是郑氏舟师,失事战船也只能是郑氏战船。

 

五、沉船时间与原因的推测
沉船上发现的铜钱永历通宝,“经三次在日本长崎铸造。第一次:清顺治八年即南明永历五年(1651年)十二月。”[28]郑成功“以甥礼遣使通好日本,王果大悦,相助铜铅,令官协理,铸铜烦、永历钱、盔甲、器械等物。”[29]则其发行与流通,最快也得到永历六年(1652年)。沉船中有这种永历通宝,证明该船沉没时间不会早于这一年,而是此后20多年中的一年。究竟是哪一年沉没,尚待发掘考证。
从沉船上的兵器分析,战船不是沉没于海战。因为出露的数门铁炮炮口均塞有一枚长约20cm的圆锥状木塞,这是平时为防止飞砂或海水进入炮膛的保养措施。可见当时沉船正处于休战状态。出露的大量弹药也说明这一点。当时使用的火药,为硝酸钾、硫磺、木炭等成分组成的黑色火药,易燃易爆,倘若船被击中,很难不引燃置于船上的大量火药。
东山岛位于我省东南端,孤悬海上,自古风沙为患。历史上,东山发生的海难无法统计,有时一年之中就多次发生。即便到拥有卫星导航系统、气象预测等先进科学技术的今天,海难还是时有发生。沉船遗址所在地冬古湾,位于东山岛东南端,面向东南,是闽粤水路的必经之处。若赶上突发东南风和涨潮,途经的船舶很容易被横着刮进湾内,没于惊涛骇浪之中。因此,该沉船有可能沉没于风暴。
参考文献:
[1][13][19][23][24][25][29]清?江日升:《台湾外记》第147-148、92、138、161、161、161、105页。
[2][3][4][10][9][14][16][17][20][21][22]清?杨英:《先王实录》第164、49、206、206、46、15、15、95、164、165、165页。
[5]《明史?兵志》第2265页。
[6]明?汤若望、焦勖:《火攻挈要》,商务印书馆,1936年。
[7]成东:《明代后期有铭火炮概述》,《文物》,1993年第4期。
[8]陈天武、骆明勇、陈恩:《郑成功时期的铜铳》,《文物天地》1991年第6期。
[11][12][26]《东山县志?大事记》天启7年条、顺治5年条、清康熙3年条。
[15]东山县政协:《东山文史》1984年第4辑。
[18][27]清?阮旻锡:《海上见闻录》第29、46-52页。
[28]钱茂盛:《折二“永历通宝”的铸造、流通及板别浅释》。(陈 立 群:作者系东山县博物馆馆长)





引文来源  福建东山岛冬古沉船遗物研究--中国百家企业文化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